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641章 封印之物
    吼聲一落,玉壺中倏然飛出一道宛如星辰般璀璨的飛劍虛影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中三尖槍!

    “轟!!!”

    大片的幽光令空間崩碎成一道黑洞旋渦,化解了三尖槍的所有威能。

    三尖槍發出“嗡嗡嗡”的震顫轟鳴聲,能量在急速衰弱。

    三尖槍之前接連滅殺了一百零八具金甲武神傀儡,外加破開天霜結界后,威能已經大幅衰弱,表面黯淡無光,最終被幽光擊潰。

    火焰旋渦也跟著潰散消失,沈浪和樂菲兒兩人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被擊潰的三尖槍化為星星點點的金光,重新進入了沈浪體內。

    樂菲兒將倒地的沈浪扶了起來,沈浪大口喘氣,雙目死死盯著眼前的白色玉壺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弱智都能看出來,這尊白色玉壺絕對非同小可!

    傳聞落鳳淵第三層的天霜結界,是封印遠古時代那件神秘之物的場所。

    眼下此處的祭壇就是天霜結界內部,天霜結界封印的東西,難道就是這個白色玉壺不成?

    沈浪有些不寒而栗,這一系列的事件,未免也太過詭異了,讓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實告訴我,你體內的紫焰蛇牙火尖槍器靈從何而來?”玉壺中的傳來一道冷喝之聲。

    沈浪渾身一震,他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樂菲兒柳眉緊蹙,也是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“晚……晚輩也不知此物來歷。”

    沈浪忍著傷痛,咬牙回應道,態度自覺放低。

    剛才那神秘長槍一舉破開了天霜結界,卻無法力敵這壺中散發的力量,說明對方的實力修為已經到了一種無法想象的地步,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。

    “哼,那我且問你,你和太乙那老匹夫是什么關系?”玉壺繼續質問道。

    沈浪心神巨震,試探問道:“什么太乙老匹夫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太乙真人那個老匹夫!小子莫要裝蒜,本君殺你,如同碾死一只螞蟻那般簡單!”玉壺發出警告之聲。

    沈浪嚇了一跳,硬著頭皮回應道:“晚輩與太乙始祖并沒有什么關系,只是與太乙始祖有過數面之緣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和太乙那老匹夫沒有關系,他豈會賜你火尖槍這等仙寶器靈?”玉壺冰冷道。

    沈浪深吸一口氣,沉聲道:“晚輩賤命一條,沒有說假話的必要。我確實不知自己何時擁有此寶,或許是太乙始祖偶然賜予晚輩的也說不定。”

    玉壺冷聲道:“哼,姑且就算你不知道吧,諒你也不敢騙我!太乙老匹夫當真是吃錯藥了,竟然會把火尖槍的器靈賜給你一個合體后期的螻蟻。不過你這螻蟻倒是奇怪的很,身上竟然還有其他真仙大能的氣息,似乎還是來自北極仙域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說著,玉壺內的生命釋放出龐大無比的靈壓,掃視起了沈浪的肉身。

    這無與倫比的龐大靈壓,讓沈浪整個人如墜冰窖,渾身發顫,就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對方看穿了一樣,不禁讓他面色慘白,渾身顫栗。

    樂菲兒握起沈浪的手,不管命運如何,她準備和沈浪共進退。

    “咦?小子,你可當真是有趣的很!”

    玉壺內的生命用神識掃視了一遍沈浪的肉身后,不覺發出詫異之聲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本君且問你,你身上除了太乙之外,還有一位真仙的氣息,此人是誰?”玉壺質問道。

    沈浪心中一凜,想想自己除了接觸過太乙真人之外,還接觸過的真仙,也只有神女墓的冥河神女了。

    見沈浪猶猶豫豫,玉壺呵斥道:“小子,你和本君有些淵源,所以本君不愿對你施展搜魂術,否則你現在早就已經魂飛魄散了!老老實實的說出來,本君不殺你。”

    沈浪咬了咬牙,即便自己想隱瞞,對方還是能對自己施展搜魂術,根本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沈浪只得坦白說道:“回前輩,應該是冥河神女。”

    順便,沈浪還解釋了一些自己在神女墓的遭遇。

    “冥河神女?北極仙域的金仙應該全部隕落了才對,那冥河神女怎么可能還活著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玉壺自言自語,似乎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沈浪心中七上八下,他已經有八分確信,這玉壺中的生命恐怕是上界真仙。

    對方不但敢如此稱呼太乙真人,而且還知曉冥河神女……這落鳳淵中究竟封印了怎樣一個怪物!

    玉壺沉默一陣后,突然又質問起來:“小子,你的天罡純陽劍陣從何學來?”

    沈浪渾身一震,他不想把自己師父云痕子抖露出來,干脆道:“晚輩的師尊乃是方寸山的張道陵,師尊曾讓我去九極天書中修習玄域,天罡純陽劍陣正是從九極天書的劍域中學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張道陵?呵呵,金霞那自作聰明的蠢貨竟然還滯留在上古靈界。”

    玉壺嗤笑出聲,似乎對張道陵極為不屑。

    他繼續道:“小子,你一個下界修士,還沒突破大乘就能學得天罡純陽劍陣的一絲精髓,加上又是血靈仙體,難怪會被金霞看中。有趣的是,太乙真人那陰魂不散的老匹夫竟然也看中了你,真是怪哉。”

    沈浪心中暗自吃驚,對方只是用神識掃了自己一下,就知道自己劍域的修習程度,這神通,實在是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再問你,你儲物戒指中的《玄帝乾元錄》又是從何而來,你和本君的分身有什么關系?”玉壺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沈浪再度震驚,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對方,想不到對方的神識竟強大到能直接查知自己儲物戒指內的東西!

    “玄帝乾元錄是晚輩早些年修煉之初,在一個靈氣斷絕的低級界面中得到的。至于前輩所提到的分身,晚輩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”沈浪沉聲回應道。

    那玄帝乾元錄是自己在俗世就得到的東西,以現在的眼光而言,這粗淺的書籍早就淘汰了。但正是因為這本書,自己才邁入了修煉界的大門,所以沈浪一直將其珍藏于儲物戒指中,想不到《玄帝乾元錄》會被玉壺中的生命拿出來說事。

    玉壺漠然道:“本君的分身,就是這《玄帝乾元錄》的編寫者,也就是那玄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閣下的分身是玄影?”

    沈浪雙目睜得滾圓,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